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管理框架以三个部分为依据:

 

a) 开放式的无限创新(基础架构);

 

b) 分散化的管理制度(管理);

 

c) 开放且包容的流程(人员)。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在多个领域得到运用,已成为国际公认的规范。与其他领域一样,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在互联网领域被公认为是为一个全球性分布的网络做出政策决定的最优途径。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的声明、决议以及日常工作实践都体现了这一点。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决策是负责任的、可持续的,最为重要的是,它是有效的。只要能征集更好的意见以及该流程更具包容性,其结果及其实施情况也将会更好。由于互联网在不断演化,依附于互联网的数字经济和社会也是如此,因而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也必须不断地适应新的挑战。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是一种方式,而不是单一的解决方案

 

许多人在谈到“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模式”时,会把它当作单一的解决方案。但实际上,没有哪种模式能适用于任何地方或任何问题。相反,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是一整套工具或实践,它们具有一个相同的基础:来自不同领域的个人和组织共同参与,以分享观点或制定共识政策。

 

对比两种建筑材料:混凝土和竹子。混凝土是刚性的,不可弯曲。我们需要用它来建造高楼,但混凝土本身无法承受强大的冲击。竹子具有出色的强度,同时最关键的是,它能灵活弯曲。只要应用在恰当的地方,竹子就能承受数倍于己的重量。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方法就像竹子:它非常灵敏,善于适应,而且比初看起来更加强韧。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路径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应用广泛,从公平分配捕捞权、实现土地登记数字化到为国际组织制定道德准则,均可适用。它最适用的问题包括:

 

— 对广泛且分散的人群和利益产生影响的决策;

 

— 存在跨行业和跨边界的重叠权利和责任;

 

— 需要不同形式的专业知识,如技术专业知识;

 

— 决策的正当性和接受度对实施产生直接影响。

 

借助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我们能保护并进一步发展我们所依赖的复杂系统,同时使这些系统得以继续发挥作用。

 

 

互联网与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

 

互联网是由公共和私营部门、学术界和民间团体发展而来,利用了全球性平等共同体的共同技术专业知识。如今,互联网的大部分基础架构都是跨边界运行,并且由众多不同的利益相关方来运作。互联网是一个复杂但稳健的生态系统,每个组成部分都可能依赖于其他多个组成部分的共同协作,但这些组成部分通常又是独立运作的。

 

互联网的主要原则使其成为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全球性平台:

 

— 自下而上的参与性流程;

 

— 系统的稳定性和完整性优先;

 

— 保持基础技术的开放性。

 

 

互联网管理生态系统

 

互联网的管理体现了互联网本身:开放、分散、相互连接和跨越国界。正如互联网具有互操作性,它的管理部分也是如此。这些组织做出共识决定的方式依然体现了互联网技术社区的决定性原则:开放、端到端的网络连接以及有效性。依赖于互联网的公共和私营部门组织不仅越来越多地在采用互联网技术,而且还采用“互联网的做事方式”,即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

"

 

 

许多国际组织正在采用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方法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决策最初呈现为集体决策的形式,互联网也借此得以演化发展。这是一种推动性的日常工作和战略性方向,我们以往大多将其视为政府间决策机构的风格。

 

2005年,联合国大会同意采用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方法,举办信息社会世界峰会(WSIS)。此后,许多国际和多边组织都公开支持将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作为互联网的管理方式:

 

— 2008年 – 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

 

— 2009年 – 欧洲委员会

 

— 2010年 – 国际电信联盟(ITU)全权代表大会

 

— 2011年 – G8集团多维尔峰会

 

— 2014年 – NETmundial巴西会议

 

— 2015年 – 联合国大会WSIS+10高级别会议:再次支持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

 

— 联合国互联网治理论坛(IGF)。

 

使互联网取得巨大成功的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原则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互联网的政策和管理工作。这些原则如今已成为互联网管理的国际公认规范。但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方法本身也在演化,并且需要继续演化。

 

 

决策的持续改进框架

 

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究竟为什么实用、稳定且善于适应? 我们如何能确保其继续成功地解决这个全球互联且相互独立的世界上最为复杂的问题?正如互联网需要继续扩大覆盖面,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方法也需要继续演化,从而能解决未来十年乃至下一个世纪的问题。

 

 

 

方法

 

 

全球互联网社区包括分散在几乎每个国家和地区、来自技术社区、企业、民间团体和政府机构的人士,在创造、改进、部署和协调互联网方面拥有超过40年的经验。某些属性应当应用于现有的多利益相关方流程,从而促使其不断演化,有效地造福于全球民众。这些属性还可应用于各类政府,以便促使决策更具协作性和更加有效,并产生可供所有利益相关方实施的可执行成果:

 

  1. 包容和透明;
  2. 集体责任;
  3. 有效决策和实施;
  4. 通过分散和互操作管理实现协作。

 

 

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管理属性

 

 

包容和透明

 

包容是协作性决策的正当性基础。受某项决定严重影响的利益相关方应当有机会参与其决策。包容不仅是目标,而且应该是有效流程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流程的包容性越低,就越难以产生信任,且未参与该流程的群体也越不可能给予支持。透明是包容的一个重要条件,因为它能确保专家和受影响的群体参与到流程当中。

 

意见、流程和决策的透明度对于互联网具有重要意义。一直以来,全球技术社区在制定技术标准时都采取公认的流程。我们的经验表明,虽然保密在某些时候确有必要,但对于有效决策的重要性远远低于更大范围和更优质的意见。透明也是不可或缺的正当性,因为它能证明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得到了兼顾。

 

 

集体责任

 

所有利益相关方对互联网的延续及其对社会和全球经济带来的好处承担着共同的责任。在技术社区,我们对互联网的集体管理及其各种技术所依据的开放标准具有共识。针对各自的作用,以及互联网的未来发展,所有利益相关方是否对集体责任达成共识? 他们是否就管理造福全球公众的共同目标达成共识?

 

 

有效的决策和实施

 

最有效的决策立足于开放且慎重的流程,这样的流程将考虑到广泛的信息来源和视角。这一点同时适用于决策的质量和实施。由于互联网是由各种公共和私营部门以及民间团体利益相关方运作,因此各项决策的成功实施离不开富有想象力且相互协作的解决方案。参与该流程的利益相关方需要更加努力,才能使其成功实施。

 

 

通过分散和互操作管理实现协作

 

协作是两个或更多人员或机构一起实现共同目标的过程。互联网是不同行动者的协作成果。它受益于越来越多的行动者携手合作,共同努力。为了有效发挥众多行动者努力的作用,技术社区以协作和相互尊重为基础,演化出了各种自主的管理系统。

 

这意味着负责协调互联网的组织能在必要时开展协作,而不是仅专注于尽力完成各自的任务。许多参与互联网管理的组织都具有互补性的作用。我们需要认识到这种自主性,并在各组织之间的重叠领域保持对话和共同参与。借此,我们分散在全球的管理系统就能确保实现完全互操作。

 

— 我们是否已确定同样参与这一领域的其他流程或组织,并与其建立联系,从而分享信息和开展开放的对话? 我们是否努力尊重其他流程或组织的作用,并在利用其结果方面保持建设性和开放的态度?

 

— 在斟酌和做出决定时,我们是否已确定所有利益相关方,并与受影响方开展协作?

 

— 是否采用了恰当的工具,使利益相关方能扩大创造性的对话,并有机地建立联系?

 

— 我们是否愿意分享自己所发现的结果,并采纳其他流程或组织的最佳工作实践,以保持不断改进?

 

 

 

 

资料来源:互联网协会(ISOC)